Blue Flower

 

 

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

主義法行為受害人獲得補救和賠償的

權利基本原則和導則 

 

大會,

遵循《聯合國憲章》、《世界人權宣言》、1 國際人權公約、2 其他相關人權文書及《維也納宣言和行動綱領》,

申明必須在國家和國際一級有系統地徹底處理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受害人獲得補救和賠償的問題,

確認國際社會通過尊重受害人享有補救和賠償的權利,信守其對受害人、幸存者及子孫後代的承諾,並重申這方面的國際法,

回顧人權委員會 2005 年 4 月 19 日第 2005/35 號決議和經濟及社會理事會2005 年 7 月 25 日第 2005/30 號決議通過的《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受害人獲得補救和賠償的權利基本原則和導則》,4 經社理事會在該項決議中建議大會通過《基本原則和導則》,

1. 通過本決議所附《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受害人享有補救和賠償的權利基本原則和導則》;

2. 建議各國考慮《基本原則和導則》,促進對《基本原則和導則》的尊重, 並提請本國政府行政機關人員,尤其是執法官員及軍隊和安全部隊注意,以及提請立法機關、司法機關、受害人及其代理人、人權捍衛者和律師、媒體和公眾注意;

3. 請秘書長採取步驟,確保以聯合國所有正式語文儘量廣為傳播《基本原則和導則》,包括將《基本原則和導則》發送各國政府、政府間組織和非政府組織,並收入聯合國出版物《人權:國際檔彙編》內。

2005年12月16日第64次全體會議

 

 

附件

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害人獲得補救和賠償的權利基本原則和導則

序言

大會,

回顧許多國際文書中關於違反國際人權法行為受害人有權得到補救的規定,尤其是《世界人權宣言》1第8條、《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2第2條、《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5第6條、《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6 第 14 條和《兒童權利公約》7第39條,並回顧國際人道主義法,如1907年10月18日《關於陸戰法規和習慣的海牙公約》(第四公 約)8第3條、1977年6月8日《1949 年8月12日日內瓦四公約關於保護國際性武裝衝突受難者的附加議定書》(第一議定書)9第91條以及《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10第68條和第75條,

回顧各區域公約中關於違反國際人權行為受害人有權得到補救的規定,尤其是《非洲人權和人民權利憲章》11第7條、《美洲人權公約》12第25 條和《保護人權與基本自由公約》13第13條,

回顧第七屆聯合國預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會審議通過的《為罪行和濫用權力行為受害者取得公理的基本原則宣言》以及聯合國大會1985年11月29日第40/34 號決議,大會在該項決議中通過了預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會建議的案文,

重申《為罪行和濫用權力行為受害者取得公理的基本原則宣言》所載各項原則,其中包括應當同情受害人並尊重其尊嚴,充分尊重其獲得司法救助和補救機 制救助的權利,鼓勵設立、加強和擴大各國的受害人補償基金,並迅速擬訂受害人的適當權利和補救措施,

注意到《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要求制定“賠償被害人或賠償被害人方面的原則,包括恢復原狀、補償和康復”,並要求締約國大會設立一個信託基金,用於援助該法院管轄權內的犯罪的被害人及其家屬,授權該法院“保護被害人的安全、身心健康、尊嚴和隱私”,並准許被害人參與所有“本法院認為適當的訴訟階段”,

申明本檔所載基本原則和導則針對的是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這些行為的嚴重性質本身就構成了對人的尊嚴的冒犯,

強調基本原則和導則不設定新的國際或國內法律義務,而是確定國際人權法和國際人道主義法規定的現有法律義務的各種履行機制、方式、程式和方法;國際人權法和國際人道主義法規範不同,但互為補充,

回顧國際法規定國家有義務根據其國際義務並依照國內法律的要求或根據 適用的國際司法機關規約起訴某些國際罪行的行為人,這一起訴義務加強了應當依照國內法律的要求和程式履行的國際法律義務並支持補充性原則的概念,

注意到當代形式的加害行為雖然基本上以個人為目標,但也可能以群體為集體目標,

確認國際社會通過尊重受害人得到補救和賠償的權利,信守其對受害人、幸存者以及子孫後代所作的承諾,並重申問責、公正和法治的國際法律原則,

深信根據以下基本原則和導則,通過採取以受害人為中心的視角,國際社會對違反國際法包括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國際人道主義法的行為的受害人以及全人類表示了聲援,

通過以下基本原則和導則:

 

. 重、重和際人國際義法義務

1. 按相應法律體系的規定尊重、確保尊重和實施國際人權法和國際人道主義法的義務源於:

(a) 本國為締約方之一的條約;

(b) 習慣國際法;

(c) 每一國的國內法。

2. 國內法尚不符合其國際法律義務的國家應當按國際法的要求,通過以下方式確保其國內法符合其國際法律義務:

(a) 將國際人權法和國際人道主義法規範納入其國內法,或以其他方式在國內法律制度中實施這些規範;

(b) 採取適當和有效的立法和行政程式以及其他適當措施,提供公正、有效、迅速的司法救助;

(c) 提供以下所界定的充分、有效、迅速和適當的補救,包括賠償;

(d) 確保其國內法對受害人的保護至少達到其國際義務所要求的程度。

. 務的

3. 按相應法律體系的規定尊重、確保尊重和實施國際人權法和國際人道主義法的義務,除其他外,包括下列義務:

(a) 採取適當的立法和行政措施及其他適當措施,防止違法行為發生;

(b) 有效、迅速、徹底和公正地調查違法行為,並酌情根據國內法和國際法對被指控的責任人採取行動;

(c) 向違反人權法或人道主義法行為的聲稱受害人提供下述平等和有效的司法救助,不論何人最終應當對違法行為負責;以及

(d) 向受害人提供下述有效補救,包括賠償。

. 成國定的嚴重際人嚴重際人行為

4. 對於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的行為,構成國際法規定的犯罪的,國家有義務進行調查,如果證據充分,國家有義務將被指控的違法 行為責任人移交起訴,如果該人被裁定有罪,國家有義務懲處該人。此外,對這些案件,國家應當按照國際法相互合作,並協助主管國際司法機構對這些違法行為進行調查和起訴。

5. 為此目的,如果適用的條約或其他國際法律義務有此規定,國家應當在其國 內法中納入或以其他方式在其國內法中實施適當的普遍管轄權規定。此外,如果適用的條約或其他國際法律義務有此規定,國家應當便利向其他國家和適當的國 際司法機構引渡或移交罪犯,並為促進國際司法提供司法協助和其他形式的合作,包括協助並保護受害人和證人。這些程式應當符合國際人權法律標準並遵守國際法律要求,諸如禁止酷刑或其他形式的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 罰的要求。

. 時效

6. 如果適用的條約有此規定或其他國際法律義務有此要求,構成國際法規定的犯罪的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不適用時效規定。

7. 對於不構成國際法規定的犯罪的其他種類的違法行為,國內的時效規定,包括適用於民事請求和其他程式的時效規定,不應當具有過大的限制性。

. 重違人權重違人道行為

8. 為本檔的目的,受害人是指由於構成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或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的作為或不作為而遭受損害,包括身心傷害、精神痛苦、經濟損 失或基本權利受到嚴重損害的個人或集體。適當時,根據國內法,“受害人”還包括直接受害人的直系親屬或受扶養人以及介入干預以幫助處於困境的受害人或阻止加害他人行為而遭受損害的人。

9. 受害人的身份不取決於實施違法行為的人是否已被確認、逮捕、起訴或定罪,也不取決於行為人與受害人之間是否存在親屬關係。

. 害人待遇

10. 應當仁慈對待受害人, 尊重其尊嚴和人權,並應當採取適當措施,以確保受害人及其家人的安全、身心健康和隱私。國家應當確保在國內法中盡可能規定,遭受暴力或創傷的受害人應當獲得特殊考慮和照顧,以免在執行司法和賠償的法律和行政程式中使受害人再次遭受創傷。

. 害人

11. 對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的補救包括國際法規定的下列受害人權利:

(a) 獲得平等和有效的司法救助;

(b) 對所遭受的損害獲得充分、有效和迅速的賠償;

(c) 獲得與違法行為和賠償機制相關的資訊。

. 法救助

12. 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或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的受害人應當可根據國際法平等地獲得有效的司法補救。受害人還可以獲得其他形式的補救,包括行政和其他機構的補救以及根據國內法設立的機制、方式和程式的補救。國內法應當反映國家根據國際法有義務確保獲得司法救助和公正公平程式的權利。為此目的,國家應當:

(a) 通過公、私機制宣傳可以就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採取的一切補救手段;

(b) 在關係到受害人利益的司法、行政或其他程式進行之前、期間和之後采取措施,儘量減少給受害人及其代理人帶來的不便,適當保護其隱私不受非法幹擾,並確保他們及其家人和證人的安全,使其免遭恐嚇和報復;

(c) 向尋求司法救助的受害人提供適當援助;

(d) 提供一切適當的法律、外交和領事途徑,以確保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或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的受害人得以行使其補救權。

13. 除了個人可尋求司法救助外,國家還應當努力制定相應程式,酌情允許受害人群體提出賠償請求並獲得賠償。

14. 對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或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的充分、有效和迅速補救,應當包括一切個人具有法律地位的現有和適當的國際程式,並且不應當妨礙任何其他國內補救。

. 損害賠償

15. 充分、有效和迅速賠償的目的是通過補救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或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伸張正義。賠償應當與違法行為和所受損害的嚴重程度相稱。一國應當根據其國內法和國際法律義務,就可以歸咎于該國的作為或不作為的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向受害人提供賠償。個人、法人或其他實體被裁定對受害人負有賠償責任的,應當向受害人提供賠償,如果國家已向受害人提供賠償,則應當向國家提供補償。

16. 如果應當為所遭受的損害負賠償責任的當事方無法或不願履行其義務,國家應當努力制定國家賠償方案並向受害人提供其他援助。

17. 對於受害人的賠償請求,國家應當執行對所遭受的損害負賠償責任的個人或實體作出的國內賠償判決,並根據國內法和國際法律義務,努力執行有效的外國 賠償法律判決。為此,國家應當在其國內法中規定執行賠償判決的有效機制。

18. 應當根據國內法和國際法,並考慮個人情況,按照違法行為的嚴重性和具體情節,根據原則 19 至原則 23 的規定,酌情向受害人提供充分和有效的賠償。賠償應當包括以下形式:恢復原狀、補償、康復、滿足和保證不再發生。

19. 恢復原狀應當盡可能將受害人恢復到發生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或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之前的原有狀態。恢復原狀視情況包括:恢復自由,享受人權、身份、家庭生活和公民地位,返回居住地,恢復職務和返還財產。

20. 應當按照違法行為的嚴重性和具體情節,對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所造成的任何經濟上可以估量的損害提供適當和相稱的補償,此類損害除其他外包括:

(a) 身心傷害;

(b) 失卻機會,包括就業機會、教育機會和社會福利;

(c) 物質損害和收入損失,包括收入潛力的損失;

(d) 精神傷害;

(e) 法律或專家援助費用、醫藥費用以及心理治療與社會服務費用。

21. 康復應當包括醫療和心理護理以及法律和社會服務。

22. 滿足在適用的情況下,應當包括下列任何或所有措施:

(a) 終止持續違法行為的有效措施;

(b) 核實事實並充分公開披露真相,但披露真相不得進一步傷害或威脅受人、受害人親屬、證人或介入干預以幫助受害人或防止發生進一步違法行為的其他人的安全和利益;

(c) 尋找失蹤者的下落,查明被綁架兒童的身份,尋找遇害者的屍體,並協助找回、辨認屍體並按受害人的明示或推定願望或按家庭和社區文化習俗重新安葬;

(d) 通過正式宣告或司法裁判,恢復受害人和與受害人密切相關的人的尊嚴、名譽和權利;

(e) 公開道歉,包括承認事實和承擔責任;

(f) 對應當為違法行為負責的人實行司法和行政制裁;

(g) 紀念和悼念受害人;

(h) 在國際人權法和國際人道主義法的培訓以及各級教材中準確敘述發生的違法行為。

23. 保證不再發生在適用的情況下,應當包括以下任何或所有同樣有助於防止違法行為的措施:

(a) 確保軍隊和安全部隊受到文職政府的有效控制;

(b) 保證所有民事和軍事程式符合正當程式、公平和公正的國際標準;

(c) 加強司法獨立性;

(d) 保護在法律、醫衛專業,媒體和其他相關專業工作的人士以及人權捍衛者;

(e) 優先和不間斷地對社會各階層開展人權和國際人道主義法教育,並向執法官員以及軍隊和安全部隊提供培訓;

(f) 促進公職人員,包括執法、矯治、媒體、醫療、心理治療、社會服務和軍事人員以及企業遵守行為守則和道德規範,尤其是遵守國際標準;

(g) 促進建立防止和監測並解決社會衝突的機制;

(h) 審查並改革助長或允許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的法律。

. 得與為和制相

24. 國家應當設法使公眾尤其是使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的受害人知悉本基本原則和導則所述的各項權利和補救手段,以及受害人可能有權得到的一切現有的法律、醫療、心理、社會、行政及一切其他服務。此外,受害人及其代理人應當有權尋求和獲得資訊,瞭解導致其受害的原因、致 使實施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嚴重違反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的原因和情況,並了解這些違法行為的真相。

.歧視

25. 本基本原則和導則的適用和解釋必須符合國際人權法和國際人道主義法,不得有任何形式或任何理由的歧視。

.減損

26. 本基本原則和導則的任何內容不應當被解釋為限制或減損根據國內法或國際法產生的任何權利或義務。具體而言,一項理解是,本基本原則和導則不影響所有違反國際人權法和國際人道主義法行為的受害人得到補救和賠償的權利。另一項理解是,本基本原則和導則不影響國際法的特別規則。

. 他人權利

27. 本檔的任何內容不應當被解釋為減損其他人在國際上或在國內得到保護的權利,特別是被告人得到適用的正當程式標準待遇的權利。